设置

关灯

第三百零七章 万金之才,诸葛氏之女

    兄妹二人叙话之时,刘备已经带着林辰等人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陛下。”诸葛瑾连忙上前行礼。

    刘备连忙拖住诸葛瑾,不让对方弯下腰:“子瑜一路辛苦,快快请起。”

    “谢陛下!”诸葛瑾感动莫名地站起身。

    “夫人便在那辆车上,请陛下随我来。”

    同时也没忘记差事的他,径直便引着刘备走向了车队靠右的一辆马车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刘备很清楚自身的弱点是什么,也没客套,吐出一个好字之后,便随着诸葛瑾走向了那辆车。

    “对了。”

    “子瑜之妹……如今可在车队当中?”

    不过,刘备刚走出两步,便仿佛想到了什么,猛地一个回头,看向了林辰。

    “在。”

    诸葛瑾对旁边一人嘱咐了几声后,便面无表情地对林辰道:“尚书可随此人前去。”

    “???”

    林辰一脑子都是问号。

    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,自己居然这么被刘备给甩了出去。

    更没想到的是,诸葛瑾竟然还答应了。

    毕竟,真要按理来说,这多多少少都有些不合规矩了。

    不过在如今这个年月,一般两个即将成婚的年轻人,在成婚之前见上一面其实也还是可以的……

    只要有家人陪伴就好。

    显然,刘备就是钻了这么个漏洞,偏偏诸葛瑾还让他给钻了。

    “且去吧。”

    就在林辰发蒙之际,钻了漏洞的刘备已经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,并面带鄙视单身狗的表情道:“我有夫人陪伴,还有子瑜在身旁,子源还是去见未来的妻子吧。”

    林辰看向了诸葛瑾。

    没想到,后者却很是果断地道:“若觉得不合适,也可及早解开此事。”

    这……

    是什么情况?

    诸葛瑾这么一说,不仅林辰感觉有些怪异,便是作为媒人的刘备,脸色也有些不是太好看了。

    他压住了林辰,然后就从诸葛瑾这里得到了这么一句话?

    这可就是不给他面子了……

    “瑾确实失礼。”

    诸葛瑾似乎知道这话不对,可他还是一丝不苟地朝二人躬身行了礼,并在刘备的目光压制下,丝毫不惧的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然,前时吾家小妹已为了孔明、公节(诸葛均)能在荆州读书,诓名倾慕蒯氏之才,嫁予他作了人妇……”

    “瑾与孔明、公节已对不起小妹,不想再对不起另外一妹了。”

    其实,他这么做很好理解。

    管子曾有言,仓廪实而知礼节,衣食足而知荣辱。

    这句话的意思是,普通人在家里有粮食之时,便能知道礼节;吃饱喝足穿暖之际,也当明晰荣辱。

    普通人都如此了,更何况还是诸葛家这种大家族?

    要是依旧按照历史的发展,而且也没有林辰这只大扑棱蛾子,那诸葛瑾、诸葛亮等人或许都不会说什么。

    最多最多,估计也就是在心里念叨念叨罢了。

    但现在,历史发生了偏离,诸葛瑾更是成了天子近臣,他自然想要家里的人都能有个完美的结局。

    哪怕为此得罪‘权贵’,他也是在所不惜的。

    这不是作,只能说是每个人在每个阶段都会有不同的选择。

    比如后世,某人有十万块钱的时候,他会是一个样子;但当他有了一百万之时,却又会是另外一个样子了;若他有了一亿,他的变化也将会变得更大。

    说不定,原来这个人在亲戚口中都是很抠门样子,但是当他有了很多钱之后,他在亲戚口中或许就会是另外一个样子了。

    哪怕这人并不会借给其他亲戚多少钱。

    类似的人和事,古往今来可以说是车载斗量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,子瑜家中还有这么一节……”

    眼见刘备脸色愈发阴沉,对此十分理解的林辰,连忙笑着道:“其实辰觉得吧,这样才是最好不过的,反之,若真的强行并在了一起,说不定反而会搞的大家都不开心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陛下也该去看多日不见的夫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而辰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朝刘备拱了拱手,一脸笑意地道:“也要去看看诸葛氏之女了。”

    当林辰给出台阶时,刘备绷不住了,很是奇怪地问道:“子源对此便毫不在意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林辰依旧满脸笑容地摇了摇头,想了想之后,他还嘿嘿笑着道。

    “再者来说,辰现在内心里反而还很希望这件事成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诸葛瑾、刘备都很怪异地看着林辰,仿佛在看一个怪物。

    “典故啊!”

    林辰扬了扬手中的帛书道:“这事要是成不了,说不定将来就会成为一个典故,到时……大概会叫诸葛氏之女。”

    “有此一典故在,将来怕是能解开不少的冤家吧?”

    “而到了那时,我与子瑜大概便能以心胸宽阔并称于世了。”

    “与此相比,些许的瑕疵,又算得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彩!”

    得到了一个超大台阶的刘备,当即伸出了大拇指,并在之后神情颇为激动地道。

    “朕现在忽然也开始盼着你们不成了。”

    “毕竟,若真如子源所言,朕到了那时,想来也会在典故中扮演相当重要的角色!”

    “尚书才思敏捷,气量豁达,瑾……远不如矣。”刘备开口之后,另一主角诸葛瑾同时躬身相拜。

    “哈哈,看看,这不就成了好事吗?”

    林辰大笑着道:“其实吧,我很不喜欢强行撮合的那些人……就连陛下也可包含在其中,毕竟个人的幸福,本就该由个人来抉择……”

    “连朕的玩笑都敢开了,你林子源可真是在讨打!”

    刘备一听,当即便装作要抽皮带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哈哈,我去看诸葛氏之女了……”

    林辰连忙对之前诸葛瑾嘱咐的人招了招手,接着便装作害怕的跑开了。

    “子瑜如何看?”

    刘备装模作样地拍了拍腰带,转头一脸骄傲地看向了诸葛瑾。

    他的模样仿佛在说,这么有趣的人,也就只有我刘备身边能有了。

    “瑾,后悔了。”

    诸葛瑾一脸苦笑,真诚无比地道:“虽然,我早知林尚书才华横溢,恐非凡人。然我却只是一介凡人,心中多少存了几分,吾家女子万金不换之想,可如今一看才知……”

    “林尚书之才,何止万金?”